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leve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几年,我们混在一起  

2008-04-07 13:09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事实证明,我是个没心没肺,狼心狗肺,喜新厌旧,忘恩负义......的女人。你们都用最恶毒的词汇来骂我吧。

 

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。

凌晨。

零点四十三分。

深圳。

某演绎酒吧。

型男,展示着不同的肤色,健硕的体魄。

美女,摇曳着丰满的臀部,婀娜的腰肢。

乐队。乐队。乐队。

娴熟的主音。

轻快的节奏。

稳健的贝司。

疯狂的鼓手。

我竟没有一丝怀念那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。

 

那是怎样一群人。那是怎样一些琐碎的场景。那是怎样一段没心没肺混在一起的日子。

光阴流梭。我快要记不起来。

那些片段。快要记不起来。。。

 

二零零三的圣诞夜。第一场演出过后,他们因为要试音,提前去了第二个场地。我们则坚持步行,走很远的路去与他们会合。那时候不论场地大小,设备好坏,每场演出总能让我们兴奋。因此走了很远的路,我却没有觉得累,只记得路边高大的法国梧桐好美。那是场无趣的商演。他们却快乐的唱着改编的圣诞歌。零点零分。我收到一对小鱼耳钉作为圣诞礼物。从那天起。我们在一起。泳来泳去。

 

似乎有那么一段,每场演出之后都过了学校与房东的关门时间,因此我们总是迈着疲惫的步伐,极其不情愿的走进避风堂。咖啡。冰淇淋。只言片语。东倒西歪。我们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。每到天亮,大家都如获新生般背上沉重的乐器逃离。一个路边摊,一碗胡辣汤,一根油条,回家蒙头大睡。并发誓绝不再踏入避风堂半步,然而没过几天这群人又会无药可救的出现在避风堂的大厅。那段时间,只要听见类似“咖啡”或“冰淇淋”的字眼就足以令我们呕吐。

 

又是一场无谓的校园演出。演出的很成功,伴随着掌声。演出后很饥饿,伴随着疲惫。于是我们拖着乐器和很多条腿走了两条街,最后终于在一家拉面馆坐下。在拉面管我们一起送走了二零零三,迎来了二零零四。我和萌一起脱下右手的指环,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零点零分,将其丢进拉面碗里并与之告别。那是朋友送我们的寡妇年礼物。

 

小而暗的排练房,遍地的烟头。线。效果器。几乎无处下脚。HI翻了的人们。震翻了的音乐。屋顶快要被掀掉了吧我想。只为第二天的演出。只为唱一首歌给一个人。大家汗如雨下却全然不顾。五月天的《温柔》,一遍又一遍。我快要哭了。也许已经哭了。“如果有一天,你告诉我你要走。我不会强求,不会挽留。只因为,我要给你最后的温柔,我会对你说。我给你自由。。给你全部。全部。全部自由。。。”

 

漆黑的夜晚,空荡荡的临时演出厅后院。没有一盏灯。没有一句话。偶尔有蛐蛐的叫声。陈婧站在一块石头上,仰望天空。其余几个人就那么站着。那是去陪伴康宁参加一个比赛,说是比赛,实质是为某网络游戏上线捧场。康宁选了首朴树的歌一个人弹唱。我们在外面等他。那晚我只记得两件事。一是弹唱结束,康宁觉得自己应该说上那么一句。于是说“比赛第一,友谊第二。”二是那群人中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问陈婧“你在看什么?”“月亮。”这时恒爷拨动琴弦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拥有我我拥有你,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离开我去远方翱翔。。。”他的声音就是那么令人感动。我看见了婧的眼泪。

 ......

 

酒吧里响起DJ放出的老爵士唱片。乐手们已背上乐器准备离去。擦肩而过,我看到他们的琴包同样斑痕累累,沾满灰尘。。。

如果有一天。你们还记得。

那几年。我们混在一起。

请讲给我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